成都 小雨
13℃~21℃
北风微风
最弱
较差
/images/cyyb.gif
党委院办公室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与我联系

 学校首页 | 本站首页 | 领导风采 | 图片新闻 | 动态消息 | 通知公告 | 领导讲话 | 文献资料 | 档案管理 | 规章制度 | 党委资讯 

 
通知公告
· 关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 2015/08/27
· 成都医学院关于征集校史… 2015/07/10
· 关于公开征求《成都医学… 2015/07/10
· 关于2015年暑期放假的通… 2015/07/10
· 关于召开学校新闻宣传和… 2015/07/10
· 关于进一步加强教育综合… 2015/07/10
站内检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党委资讯>>正文
 
强化角色意识 打造高水平医学院校
2005-06-23 10:58  

强化角色意识 打造高水平医学院校

—— 访美加大学的思考

成都医学院党委书记  冯有明 

最近我参加四川省高等教育管理与创新培训班,赴北美大学进行考察学习。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先后探访了哈佛大学等十所北美高校。重点在美国哈佛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加拿大的约克大学考察学习。在上述三所大学里,分别用一周的时间,与教育资深专家教授、现任校长及卸任校长、大学董事会主席等人,从理论上和实践上,就全球化背景下大学的改革与发展,大学与全球化,大学的战略决策与财政管理,校长的作用与职责,公立研究型大学的行政体系,大学的教师队伍建设,大学的招生政策、公平原则和录取程序、大学的人力资源开发和人事管理、大学毕业生的就业指导和学校发展等问题进行了交流。对“走创新之路、建特色强校 ”,努力打造“省属一流、全国知名”的成都医学院有了新的认识。

一、发展要找准定位角色

美国哈佛大学,建校近380年来,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已经建成全球顶尖级的大学。特别是近半个世纪以来,哈佛大学一直保持着全球一流大学的地位,始终引领着全球大学发展的潮流,表现出了极强的竞争力。加拿大的约克大学,虽然建校只有46年的历史,但其Schulich商学院已被美国著名的经济周刊评为加拿大顶级商学院,其综合排名以跻身加拿大一流大学,在国际上已经非常有名气。这“一老一新”两所大学,一个是久经不衰,长期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一个是后来居上,在较短的时间里,迅速发展成为国际知名的大学。认真分析这两所大学的发展史,我强烈地感受到,他们非常重视大学的发展定位问题。在这两所大学里,发展定位不仅仅只是领导层关注的问题,而是大学各级管理人员、包括专家教授都关注的问题。科学、准确、合理地给自己大学定位,并使之成为全校教职员工的共同思想和行动,形成大学发展的一种文化,使上述两所大学成功的最基本的条件。纵观北美洲的其他大学,不管私立的还是公立的、是大学还是学院,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比较好的从理论和实践上解决了自己大学的发展定位问题。加拿大多伦多市有一所学院,叫新尼卡学院。这个学院的发展思想是,只要“社会有需求、我们就培养”。从天上驾驶飞机的飞行员,到下海作业的潜水员,全院共开设了125个专业,几乎涵盖了多伦多市人才需要的所有岗位。目前在校生已超过10万人。现正在积极的开拓国际市场。希望把中国的“洗脚”技术引入该院,并预测“洗脚师”会在加拿大非常抢手,请求中方校长为其推荐既会英文,又会洗脚的教师。该院为自己确定了非常合理、非常恰当的发展思路。在为社会培养人才上,与多伦多大学、约克大学等其他大学形成互补。同时又在高校如林的安大略省为自己赢得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北美大学在确定自己的发展定位问题上,非常重视服务于当地地方经济建设,紧紧盯住当地经济建设对人才和科技的需要,建设自己的优势,发挥自己的优势,从而,形成自己的特色。约克大学属于公立学校,虽然1959年才建立,但由于始终坚持立足多伦多市、面向全球的办学视野,坚持不断进行教育创新,将大学的影响力带入社会的方方面面,所以能够在短短46年时间里,以特色的法、商专业位居国内综合大学前列。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属于州立公立大学,诞生于1851年,创建之初,明尼苏达大学就把州的范围定义为大学直接服务的范围,紧密结合当地情况,不断修正自身发展方向,不管是人才培养还是科研学术,服务对象首先立足于州,其次面向全国到放眼世界。明大首任校长曾经说,从柏拉图到霍乱,我们都有兴趣。明尼苏达大学农学院对圣保罗、明尼阿不利斯地区的水文和地理情况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国内大学,一部分是近代时期建立的,历史比较长,如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有的以前是私立大学,建国后改造为公立大学的,如南开大学和复旦大学,其余绝大多数都诞生于新中国时期。经过上世纪90年代的大规模调整,现在国内是公立高校和民办高校并存,部属高校、省属高校、市属高校并存。与国外大学比较,中国大学的“法人化”改革刚刚起步,各方面都很年轻。

成都医学院前身是军队院校,于2004年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时转制地方办学。作为高等医学本科院校归属四川省政府管理。从表面上来看,全院教职员工脱下军装,由军人变成了老百姓;从实质上来看,是由军队的“计划条件下办学”,变成地方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办学。划转后的起步之初,学院自身的发展定位非常关键。应该把学院建成什么样的高等医学院校呢?从客观分析看,四川省卫生人才十分紧缺,缺医少药的问题比较突出。一是总量不足,每千人口卫生技术人员数和医师数在全国排第23位,大大低于国内平均水平;二是整体素质不高,专科以下占90.65%;三是人才结构和分布不合理,公共卫生、农村卫生和社区卫生人才严重不足,甘、阿、凉等少数民族地区尤为明显。学院地处成都市,有军队的优良传统,有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的得力领导,有其他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帮助,占有天时、地利、人和,发展前景十分光明。基于此,我院应该确立“走创新之路,建特色强校”的发展思路。这样的发展思路是指,我院应该以临床辅助专业为主进行建设,或者说要把临床辅助专业办强,同时要大力发展和创造,为提高四川人民生命健康所需要的边缘学科和新学科。以成都市为中心,立足省内,面向西部,辐射全国,为社会培养服务于人民健康的“熟练工”。努力实现建设“省属一流,国内知名”的高等医学院校的发展目标。我认为,这样确定我院的发展定位问题是比较恰当的。一是符合我院的实际情况;二是符合四川省经济建设的需要;三是有利于与四川大学、成都中医药大学、泸州医学院、川北医学院形成有序竞争,使整个行业形成互相促进、互相弥补、共同发展的良好局面。

二、领导要摆正服务角色

在考察北美各大学的过程中,我直接感受到,中外大学校长的共同特点是都很忙,用“眼睛一睁,忙到熄灯”来形容一点也不过分;不同点是北美大学的校长基本上不管校内事务,包括科研学术及教学上的事务。而国内大学校长对校内外的事务都得管,当然包括人员思想、人事管理、行政事务、科研学术及教学、生活保障、校内安全等等;国内大学校长还要管许多“主官工程”,比如校园稳定必须主管负责,高校规范收费、招生、就业等等必须都是主管负责。而且,国内大学校长一般还都是某一学术领域的领军人物。可以肯定地说,国内大学校长比国外大学校长管的内容要多得多。但是时间是有限的,人的精力也是有限的。如果以时间和人的精力为前提,假设中外校长的工作态度和能力相同,那么,可以做出的判断是,国内大学校长对有些事情肯定是干不好的,而国外大学校长对所负责的事务肯定是可以干好的。从这里,我们似乎很容易找到国内大学发展速度慢于北美洲大学的理由。如果我们要打造一百所国际一流大学,我认为至少要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大力气。

一是要改变选拔院校长的观念。北美大学校长是由校董事会选拔确定,政府不干预。这与我国确定院校长的程序和办法相比,没有值得学习和借鉴之处。关键是他们选拔院校长的观念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他们选拔院校长,注重考察被选对象是否有国际视野,不列具体条件,更不在年龄、学历、学术、学位上设限。比如,哈佛大学校董事会选拔美国前财长当任校长,哥伦比亚大学校董事会选拔卸任的艾森豪威尔总统担任校长,普林斯顿大学校董事会选拔卸任的威尔逊总统担任校长。这些校长都为该大学的跨越发展做出过巨大贡献。威尔逊担任普林斯顿大学校长期间,从德国引进了科学巨人爱因斯坦,建立了享誉全球的数学高等研究所,该所至今仍然引领着全球的数学研究。艾森豪威尔则充分发挥其个人魅力,为哥伦比亚大学募捐了巨额的办学经费。

我们现在主张“专家治校”。担任院校长的前提条件是学术上得有成就。要么是院士,要么是某个领域的权威,至少也得是个知名教授。这样的选拔观念似乎有点“急功近利”的感觉,目光显得有些短浅。容易把院校长的精力导向扩大个人的学术成果上,不能够全身心地用教育家的魄力来推动学校的大发展。把这两种观念进行比较,值得我们深思。其实,中国也有非学术专家治校成功的例子。南开大学之父张伯龄先生便是典型。可以说,南开大学从逆境中产生、在抗日的烽火中坚持走到今天,成为一所著名的综合性大学,与张先生“允公允能,日新月异”的教育家办学眼光是分不开的。

二是大学领导班子成员要树立新的职业理念。首先,认识要高起来。大学是思想最活跃,最富有创造力的学术殿堂,是新思想、新知识和新文化的策源地,他作为一种与社会的政治、经济机构鼎足而立的功能独特的文化机构,承担着重大的社会责任。“先有哈佛,而后有美国”,这一寓意深刻地总结,足以使全球大学校长为自己的职业而骄傲。现在,我们国家社会和经济建设的成就举世瞩目,形势喜人。国家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建立国家创新体系,发展知识经济。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培养中华民族兴旺和社会进步的中坚、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具有过硬的社会竞争力和创新能力、在个性和人格方面都得到健康的全面发展的高素质人才,是时代赋予大学光荣而神圣的使命。其次“心里”要稳起来。要看到,在当前就业竞争非常激烈的情况下,党和人民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岗位是非常不容易的,我们应该懂得去加倍珍惜它。牢固树立扎根本职、在本职工作岗位上建功立业的思想。千万不要再去追求个人的升迁,要“放下包袱,挑战世俗”,去完成历史赋予自己光荣而伟大的使命。最后,形象要树起来。作为党的基层领导干部,高校领导班子成员应该为人师表,积极发挥共产党员的先进模范作用,始终保持党员的先进性,做创业的模范、做守纪的模范。

三是加大校内改革力度。从组织角度来看,国内高校都有两个团队。一个是领导班子及其率领的机关组成的管理团队。另一个是由系主任及教师队伍组成的教师团队。校内改革的任务和目标是削减管理团队的人数。但是,“精兵简政”实施起来很难。毛泽东主席在建国之初就在实施“精兵简政”,到现在我们的各级政府仍然在继续实施“精兵简政”。仔细看来,高校的管理团队也患的上了这个“顽疾”,从精简到臃肿,从臃肿到精简,如此反复,不得终结。分析其中要害,其根本问题是没有把任务限制住,把机关不该管的事情总是往机关拉,事情越来越多,人员数量就越来越臃肿。应该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有顺序、分步骤地把教学、科研有关的校内事务,交给教师团队去管理。比如,教师的招聘、考核与解聘,课程的设置与管理,招生条件的制定等等,高校机关不再有这些工作职责。这样既真正实现了专家治校的思想,发挥专家教授在育人上的聪明才智,又能把校长从业务缠身的困境中解放出来。

三、专家要当好主人角色

哈佛大学的同仁给我讲了一则哥伦比亚大学的趣事。1952年,艾森豪威尔在就任哥伦比亚大学校长的演说中,因为把教授随口称为“雇员”,而遭到了德高望重的物理学专家、后来获得诺贝尔奖的I.I.拉比教授现场不失风度的更正,I.I.拉比教授风趣地纠正说教授们才是哥伦比亚大学而不是其他。

高校是培养人才、发展知识的地方,诞生于中世纪的大学,最初是学者的行会,从这个角度说,专家教授是大学的主人是最自然不过的了。北美大学中,都有“教授会(AAUP)”这样的组织,凡与教育教学有关的事宜和政策,包括学校的发展规划、教学改革、教育项目的增减、新生入学标准、科研工作、教师聘任等等,都必须首先经过这个组织的研究通过,由这个组织直接向校长负责。专家教授的主人翁作用十分明显。此外,公立和私立大学,都不同形式地实行“终身教授制度(TENURE)”和“非升即走制度(UP-OR-OUT)”,前者是为了保护学者们的学术自由,后者是为了在动态地竞争中维持学术的常新。这是专家教授主人作用的另一种体现方式——既有制度规定,又有个人约束。专家能否当好主人角色,一个问题包含着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学校允许的范围有多大,反映的是能不能,二是专家的自觉性,强调的是愿不愿,二者实质上反映的是如何在高校这种特定的环境中有效发挥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效能的问题。近几年,随着国家“211工程”和“985工程”的实施,怎样处理好“两个权力”关系愈来愈引起了教育界的广泛关注,讨论比较热烈,建议比较多,总的看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院长期在军队体制下办学,政治首位意识是符合军队确的规定,只要按章抓好落实就行了。转为地方高校后,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但是机遇与风险同在,面临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了。要解决好改革与发展中的问题和矛盾,主要是必须按照高等院校建设发展的一般规律,以学术性为核心,理顺内部的各种关系,充分调动专家的积极性,发挥他们在建院治校上的聪明才智。一方面,我院要把教师团队组织起来建设好。大力培养他们的管理意识,负责意识和承担风险的意识。同时还要进行必要的业务培训,使他们尽快地进入脚色。另一方面,适度地缩小了行政权限,本着“放是为了更好的管”的原则,把原本属于专家教授能够办好的事情,如课程设置、教研室人才引进工作等,归教师团队办理。力争达到,凡是交给教师团队办的事情,院机关不再受理。下一步,我们将进一步组织力量,立足国情,结合自身实际情况,充分吸收国外经验,专题研究“行政权力和学术权力科学平衡”问题,为学院内部的管理体制改革提供科学实用的理论依据。

四、工作要突出主体角色

大学产生之初,主要职能就是为社会培养需要的人才,如牧师、医生等。课程设置也比较简单,早期的巴黎大学、剑桥大学、牛津大学是其中的代表。以19世纪初德国的洪堡组建柏林大学为标志,大学在人才培养的基础上,产生了发展知识这个“第二职能”。在科技和经济发展的大力推动下,“柏林大学模式“立刻就成为了大学发展的主流。柏林大学也成为了现代大学产生的标志。大学“第三职能”——服务社会,由美国威斯康星大学的校长范-海斯在20世纪初提出,他指出大学除了教学和科研外,还必须为社会服务。目前,学术界又进一步提出了高校还必须承担国际交流的“第四职能”,但得到共同认可的,仍然是“三职能说”,按照发展的顺序,即大学承担着人才培养、发展知识、服务社会的职能,也就是我们平常说的教学、科研和服务。今天的高校,都不同程度地履行着这三种职能。

访问期间,我强烈感到,美国和加拿大的高校对大学三种职能之间的关系处理得比较好。执世界高校牛耳的哈佛大学,我们很容易被其研究性大学的光环所迷惑,对其商学院顶礼模拜,但殊不知,在哈佛人自己看来,真正使哈佛大学始终保持世界一流水准的,是其历史上数次对本科教育课程的改革,从1869年开始到现在,共进行了四次。现任校长萨默斯,正准备进行第五次课程改革,旨在使哈佛大学能够顺应时代要求,为世界各行业培养“领袖人才”。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是,仅接受过哈佛研究生教育的,顶多能算半个哈佛人,只有接受哈佛本科教育的,才被看成是真正的哈佛人。

1985年,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明确指出高等教育必须为社会培养高水平的专业人才。《中国高等教育法》也把人才培养放在了高校必须承担的任务的首位。        当前,学院正在进行课程设置,考试方式,学分制等方面的改革,结合学院自身定位,辨证处理教学、科研和服务三者之间的关系,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具体地说,培养人才是根本任务,教学是中心工作。围绕根本任务和中心工作,必须大兴研究之风,要以加强科学研究为“龙头”,大力提高教师队伍的学术水平,为提高教学质量提供可靠的保证。要认真探索社会对卫生人才的需求标准,认真研究社会对卫生人才需求信息的变化规律,从重视培养学生人文素质和研究创新能力的新视野、新角度,审视并改革本科教育。使我院的毕业生在社会上有过硬的竞争能力和创新能力。

总之,赴美加大学考察学习的收获很多,除了上面谈到的四点外,美加大学的校园文化建设、学生实践锻炼、后勤保障等其他方面也时常令人耳目一新。实践中必须要善于“拿来”,才能把“洋”经验变成“土”办法,推动学院建设不断地实现新跨越。

上一条:冯有明书记在学院2005届学士授位典礼上的讲话
下一条:探索规律狠抓落实 扎实做好大学生经常性思想工作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 反馈留言 | 帮助信息

成都医学院党委院办公室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新都区新都大道783号
电话:028-62739013  邮编:610500